首页 > 股票资讯>正文

富士康遇见新挑战 企业转型或成最大出路

来源:未知 作者:胡 加入收藏 116

  富士康作为在中国小有名气的代工厂,工厂内的流水线已经达到了十分成熟的水平,但是即使技术已经如此先进,仍然沦为外国企业的下游企业,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富士康没有核心技术,只拥有一些别人可以替代的流水线。而现在没有技术的产业并不好做,一直在下压价格,让富士康面临比较强的增长焦虑,无法提高工厂价值。

  继十天内在汽车领域两次重磅布局后,富士康开始马不停蹄为自己的电动汽车平台招揽人才。1月,有知情人士确认,郑显聪已加盟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科技担任其电动汽车平台首席执行官。郑显聪在汽车领域有40年的从业经验,曾在蔚来、菲亚特中国、广汽菲亚特、福特等车企任职,2019年8月,其卸任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一职。

  就在1月的时候,富士康与吉利宣布以50:50成立合资公司,用于“为全球汽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顾问服务”。这已经是今年1月以来,富士康第二次与整车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此前的1月4日,富士康刚刚出手“挽救”因现金流短缺而处于停摆新造车势力拜腾汽车,拜腾南京工厂是吸引富士康的重要条件。

  在同吉利的合资中,许久不出山的郭台铭亲自上阵为造车站台,这背后,是富士康迟缓的转型进度已然让其有错失苹果汽车订单的危机。

  即便从多年前开始确定转型方向,但苹果造车计划浮出水面后,麦格纳代工的呼声已经高过了富士康,而富士康依然无整车制造资质,也无制造经验,其被动局面只能靠在汽车圈广寻盟友来扭转。

  富士康在造车上的处境,也是其在各个领域转型困局的缩影。尤其是郭台铭淡出决策层之后,富士康实际采用了集体领导制,于是半导体、电动车、工业互联网……新董事长刘扬伟为富士康勾勒的转型方向,几乎照顾到了每一位经营管理会成员所负责的领域。

  但富士康近年来有如工业巨人中最“不性感”的存在,即便环绕着它的是苹果、5G、云计算、工业互联网、半导体、新能源汽车等催生出无数市值传奇的热门概念。

  外界甚至能够清晰看到,富士康所依赖的核心优势在衰退,远虑与近忧同在。最为明显的迹象包括,苹果为了防止代工链条一家独大,将订单向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公司分散,后两家公司市盈率分别为65倍和56倍,市值远超工业富联、鸿海集团。此外,劳动力成本逐年上涨,富士康基于劳动力密集型工厂管理能力的优势还能走多远,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在转型路上,富士康并不缺乏战略纵深,旗下仅上市公司就多达20余家,业务线广布。但在转型的几年中,富士康努力维持“均衡”的同时,分散了资源、分散了责任,也分散了集团转型关键时期所需要的担当。毫无疑问,富士康这个工业巨人,需要找到投资自身未来的正确方式。为抢单苹果汽车,富士康四处求盟友。

  富士康之所以会面临这种增长焦虑,就是因为富士康没有核心技术,因此一个企业想要自强将在经济领域上获得一定地位,那就一定要研发自身的核心技术,只有核心技术才是创造财富的根本之源,否则只做代工厂很容易面临无法转型的窘境。

相关推荐